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政府的一项调查中显示,前来观光的同性情侣游客比例已高达20%,每年约有50万人。布宜诺斯艾利斯之所以吸引同性恋者,不仅因为它是南美洲最美丽的城市之一,更缘于其夜生活热闹、繁华,民众豪爽、『性开放』。

2010年起,布宜诺斯艾利斯所属的南美洲国家阿根廷就支持『同性恋合法婚姻』了。在这里,同可以享受充分的自由和美丽的环境。同时,布宜诺斯艾利斯发展同性恋观光业已超过10年,各项配套设施已经相当完善。

提到阿根廷,我们也不得不想起『哥哥』的著名电影『春光乍泄』,他和梁朝伟在戏中的恋情让人痛心,两个人的演绎也给阿根廷涂上了一层特别的味道。

由于同性恋电影《沙漠妖姬》和《穆丽尔的婚礼》的大热,悉尼生机勃勃的同性恋场景使得澳大利亚成了同性恋者不可不去的旅游地之一。在阳光润泽下,这里的各式葡萄园、内陆沙漠、开放的城市和大堡礁都具有巨大的吸引。

同时,性价比颇高的悉尼四季酒店位于岩石区,步行便可到达海港大桥和标志性的『悉尼歌剧院』。

南非是非洲大陆唯一立法保障『同性婚姻权』并禁止性倾向歧视的国家。崎岖山区和都市化地区交替的南非第二大城市『开普敦』拥有精致餐饮、赏景自驾游、冲浪、企鹅以及各个档次的葡萄酒乡,是同性恋者的旅游天堂。

这里不单单提供阳光、海洋和沙滩,而且同性恋游客不需要担心被拘捕。开普敦每年吸引了超过20万同性恋游客,它还有非洲唯一一家专门针对同性恋者的旅馆——『阿姆斯特丹之家』,通常早早就预订一空。虽然仅是一个有着八个双人间的小旅馆,但是它的主人——Laurens Botha却为他先锋性的工作而自豪。

在和一个bbc记者的交流中,Laurens Botha谈到:“我们国家的自由允许我们帮助其他非洲国家的同性恋朋友。今天,我经营着这家旅馆,它欢迎来自非洲的同性恋人士并未他们提供舒适的服务。他们总是对这里赞叹不已。而在他们的家乡,他们受到迫害,遭受暴力,甚至有生命危险,但是来到南非度假期间,他们都是自由的。”

大加那利岛是欧洲最热门的同志海滩之一。这个西班牙小岛距离非洲西海岸150公里,几乎是同志度假必去的地方。这里终年都充满了GAY气,而且物价平民。Yumbo中心是当地的同志聚集地,购物中心有很多同志顾客。

荷兰于1995年就指派特别委员会就同性婚姻问题进行研究,并遵循该委员会的建议将婚姻法扩展至包括同,成为全球第一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

开放的性文化是让荷兰名闻天下的重要因素之一。这里有闻名全球的红灯区,还有廉价的性博物馆。这里有打扮各异不同肤色的人,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人们遇见同性恋者,神色平静淡然,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阿姆斯特丹的同志骄傲节通常在7月底举行,活动包括运河花船、街道派对和夜店派对。

巴黎被称作浪漫之城,这不仅仅对直男直女而言,对同志群体也是如此。在2014年卸任的巴黎市长Bertrand Delanoe就是一名公开出柜的同志。

当地同志也都认为,他们可以以同志身份轻易地融入社会。每年的同志骄傲在六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举办,在过去的30年间始终为同志权利摇旗呐喊。

2013年,法国法律同意生活在法国的同性恋伴侣,包括外国人士,如果可以提供至少一人在法国拥有住所的证明,就可以『合法结婚』。

巴黎作为浪漫之都,是非去不可的。巴黎的同性恋被称为『同志骄傲月』,活动当天数十万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LGBT)在法国巴黎参加同性恋大,呼吁人们包容多元文化,反对性倾向歧视,参加者中包括多名法国和欧盟政界要人、近60个民间团体派出的代表及社会各届名流。

蒙特利尔市政府的官方网站是这样描述的:“作为加拿大最宽容和最开放的大都会之一, 蒙特利尔的同性恋村庄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同性恋聚集地, 不管你是从哪儿来,男女同性恋在这里像在家一样安全,可以友好地面对社区里的生活方式。”

蒙特利尔的同性恋村是北美最大的Gay村,同时也是蒙特利尔乃至加拿大的著名景点之一。每年夏季,这个著名景点都要举办许多精彩活动。为了突出同性恋村对蒙特利尔的重要性,Ville-Marie自治市在其议会会议厅中插了彩虹旗,在Beaudry地铁站的入口还装饰了彩虹柱。

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同性恋市长在首都『柏林』诞生,来自社民党的候选人克劳斯-沃威尔特,在德国社会一致同意提名他担任市长一职前说:“我是同性恋,这是一件好事。”此话一出,舆论哗然,沃威尔特一蹴成为德国最有名的同性恋政客,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市长候选人成为妇孺皆知的公众人物。

由于德国同性恋者的特殊地位,德国各界都不敢怠慢他们。政客竞选的宣传画在社区内随处可见,柏林市市长是“男人城”的“名誉董事长”。

除政府部门外,很多大企业也对同性恋者采取了温和宽容的态度,除了禁止歧视同性恋员工外,大多数还为同性恋员工的伙伴提供医疗保险。而且在德国,注册同享有财产继承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