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倪浩 甄翔 柳玉鹏】七国集团(G7)气候能源环境部长会议16日通过的联合声明提到,为强化因俄乌冲突而严峻程度上升的能源安全,有必要扩大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外界备加关注的一点是,英国、美国、加拿大、日本和法国表示将削弱俄罗斯对供应链和核燃料市场的控制。在此之前,德国宣布关闭境内最后三座核电站,并支持将俄罗斯核领域纳入新一轮制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欧洲经济项目负责人董一凡1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过去一年,欧洲已经因能源付出巨大经济代价,而未来继续在地缘政治思维主导下推进能源政策,其能源稳定和经济影响都面临不确定性。

“关闭核电站之际,德国电力进口增加!”德国《图片报》17日称,德国在3月19日进口约1.3吉瓦的电力,4月16日进口6吉瓦电力,而这些正是法国的核电。此外,德国还需要来自波兰的电力支援,这些电力恰恰来自“对气候和健康有害”的煤电。德国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近日发布声明,希望该州能继续运营核电站。索德尔表示,在俄乌冲突导致的能源危机没有结束、向可再生能源过渡没有实质进展之际,不应该结束任何形式的能源使用。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援引比利时国立列日大学讲师达米安·恩斯特的分析称,德国所谓的绿色政策只会导致大气中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加,因为将不得不修建新的燃煤发电厂和天然气发电厂,以便替代关闭的核电站。欧洲能源危机远未结束,德国的决定只会让局势雪上加霜。“激进的能源政策以及将自己的愿景强加给合作伙伴的做法只会使德国被欧盟其他国家孤立。”恩斯特表示。

“德国刚刚终结核电时代,欧洲最大的核反应堆却在此时启动。”美国《华尔街日报》18日称,欧洲大陆对待核能态度迥异,欧洲最大的核反应堆16日已开始在芬兰正常供电。投入使用的奥尔基洛托3号反应堆是16年来首个投产的欧洲新核电设施。这座1.6吉瓦的新反应堆位于芬兰西海岸,最终将为芬兰提供近1/3的电力,该岛上还有另外两座核反应堆。

董一凡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核能是欧盟第三大能源来源。目前欧洲内部对于是否继续发展核能存在分歧,法国以及部分中东欧国家认为核能替代化石能源能够降低碳排放。

目前核电占英国电力结构的16%左右。根据2022年4月发布的英国新能源规划,英国政府决心提高能源独立性,并解决能源价格上涨问题,发展核电是新能源战略的一个中心。英国在2022年就宣布计划,再兴建8座核电站。英国政府还成立新的核能部门,希望在2050年之前实现用核电支持24吉瓦电力的目标,届时核电将占据电力总量的25%。这些计划标志着英国迈出实现其气候目标的重要一步,并可能创造数千个就业岗位。

英国广播公司的环境事务分析记者罗杰·哈拉宾分析认为,一些环保主义者认为,政府应当通过加强建筑隔热层来节约能源,而不是建设更多的核电站。但英国政府将核能看做一项能源供应战略,许多学者也认为核能必须成为英国能源结构的一部分。英国广播公司称,英国政府在威尔士安格尔西岛可能再建一个模块化核反应堆,这有助于发展英国地区经济。

法国目前运营着56座核发电厂,供应全国大约66%的电力需求。这些核电站的平均年龄接近37年,最新一个反应堆于1999年联网。去年法国因设备维护原因关闭数座反应堆,使核电生产降至30年来最低点。法新社称,法国电力集团2023年将对其最新的16个反应堆当中的10个进行评估。法国希望核电发电在未来几年内回升,为此法国正在推进一项价值520亿欧元的计划,建造6个新反应堆。

德国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4月15日称,德国政府支持将俄罗斯核领域纳入欧盟第11轮对俄制裁。“德国的行为是可耻的,在决定关闭核电站后,他们立即提出了将俄罗斯核能纳入新制裁方案的建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6日报道援引俄国家能源安全基金首席分析师尤什科夫的话称,德国的这一立场值得引起其他继续运营核电站的欧盟国家的注意。如果对俄核工业实施制裁,许多国家将面临能源短缺、价格飙升的局面。

数据显示,目前俄罗斯是欧盟国家的第二大铀供应国。法国电力产业同俄罗斯关系尤为密切,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与法国电力集团在生产和浓缩核燃料方面合作紧密,俄罗斯还是法国的核废料出口接收地。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援引俄罗斯国家能源研究所副所长弗罗洛夫的话表示,西方对俄制裁只剩下核能和天然气的牌可以打。然而,即使是美国也没有足够的底气对俄核能产业完全限制。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研报显示,俄罗斯在2020年拥有全球四成的铀转化能力。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美共有55座商业运营核电站,发电量约为9.6万兆瓦。路透社称,美国依赖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提供约一半的核电站用铀,核电为美国提供约20%的电力。

美国也在尝试能源供应多元化,但困难重重。彭博社18日称,根据拜登政府的海上风电计划,美国将在西海岸大面积建设风车,但美国军方表示几乎所有新建风力发电设施都会与海空军行动冲突。去年11月列出的6个风能建设区中,有4个被军方列为红色禁区,2个被列为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黄色待定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